美原油三次熔断,三大美指重挫!特朗普疾呼重新开放国家救市!

原标题:美原油三次熔断,三大美指重挫!特朗普疾呼重新开放国家救市!

当我们见证了历史性的负油价之后,昨夜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也崩了......

虽然昨晚美国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收窄跌幅,交投于积极区域内,但投资者担心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深度经济破坏,恐慌性抛售蔓延至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6月合约一度下跌近70%,跌破6.6美元/桶创盘中历史新低。与此同时,布伦特原油也出现暴跌,6月合约一度下跌近30%。洲际交易所(ICE)甚至表示正为布伦特原油合约交易价格为负做准备。

于是昨晚特朗普再掀“推特风暴” !特朗普表示已经指示政府关键人物制订一项计划,以向陷入困境的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筹集资金,来应对目前历史性的原油价格暴跌。

特朗普说:“指示能源部长和财政部长制订一项计划,提供资金,使这些非常重要的公司和工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得到保障!”

但市场似乎并不买账。今天凌晨美股收盘全线下跌,标普500指数跌3.07%,报2736.56点;纳斯达克指数跌3.48%,报8263.23点;道琼斯指数跌2.67%,报23018.88点。

芝商所也将NYMEX原油期货合约保证金从7500美元/手上调13.3%至8500美元/手。同时将2020年5月的RBOB汽油期货合约保证金从7100美元/手上调14.1%至8100美元/手,将2020年5月的NYMEX天然气期货合约保证金从1650美元/手上调6.1%至1750美元/手。

今早6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讲话称,重新开放国家是支撑油市的最大工具,已经敦促众议院通过最新的纾困法案。谈及新冠肺炎疫情时,特朗普表示疫情好转的曙光就在眼前!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率低于其他国家,20个州很快就会重新开放。。

另外,在周二收盘之后,美国参议院通过了新一轮484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针对小企业贷款救助,以及对医疗体系的援助和新冠肺炎病毒检测的支持。接下来,这份法案最快将于美国时间周四在众议院进行投票表决。

三次触发熔断!WTI原油6月合约盘中暴跌近70%

随着5月份交货的WTI原油合约周一历史性首次跌破零,周二恐慌性抛售蔓延至6月份交货的合约,后者4月21日甚至一度跌近70%,最低价格达到6.5美元/桶。

昨天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至少触发了三次熔断。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介绍,三次熔断分别发生在美国中部时间凌晨4:10和4:33(分别为北京时间周二下午5点10分和33分)下跌触发两次熔断。随后的反弹在凌晨4:45(北京时间周二下午5点45分)触发又一次熔断。

至于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虽整体交投清淡,但最终收于正值,结算价报10.01美元/桶,涨幅甚至达到了126.6%。

对于4月21日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的进一步暴跌,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市场上普遍有所预期。毕竟此前造成5月合约价格暴跌的原因难以在短期内改善,随着5月合约的到期,6月合约自然将逐步体现市场的基本面情况。

据了解,对于4月20日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跌入负值的原因,市场人士普遍认为,与合约即将到期库存容量却不足,不支持交割以及目前市场上极度糟糕的供需基本面有关。

虽然,近期交易所系统和规则上的调整给负值价格的出现提供了基础,但本质上近期市场多空力量的极度不匹配还是源自市场对基本面的判断。

中银国际期货研究部主管顾劲涛告诉记者,该市场的原油储存空间在经历前期数周的持续累库后已逐渐接近极限。“且不提全球原油市场近期在新冠肺炎疫情和此前价格战的影响下,正面临供应严重过剩、市场库存高企的情况,单说美国,随着各种出行限制和停工停产措施的出台,其大部分地区处于停滞状态,唯一潜在的原油买家是炼油厂或航空公司这样需要实际交货的实体,但在此前数周终端需求的持续疲软状况下,这些大型实体企业的闲置储存空间处于十分紧缺的状况中,因此缺乏进一步购入石油现货的意向。”顾劲涛说。

现实正是如此。据光大期货研究所能源化工总监钟美燕介绍,美国原油库容总量大概在13.7亿桶,目前的库存占比83%左右,剩余库容仅为2.3亿桶。叠加此前市场对油库的预约非常火爆,部分剩余库容可能早已被预约,只是目前尚未存储原油,现在的美国原油面临胀库困局。

国投安信期货原油研究员李云旭表示,WTI原油通过管道交割,交割的原油从管道直接到买方指定的终端,或者到指定油库。买方交割放需要确定仓库,告知卖交割方。如果找不到库就得直接管道输送到德州装船。而近期WTI交割地库欣的库容,累库速度平均为500万桶左右,且按此速度3周后将到达历史最大库存水平,并于7周后到达理论最大可用库容。并不是每一个现货参与者都能在短期内找到库容。考虑到WTI交割规则规定,在通知日(2005合约为4月23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买方须提供指定的仓储地点信息,这使得5月合约临近交割时没有仓储能力的多头迎来集中清仓,进而加速了价格的下跌。

在这样的情况下,考虑到OPEC+近期虽达成了970万桶/日份额的减产协议,但内部存在分歧和竞争,OPEC+减产落地情况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而且美国方面,等待钻井产量大幅下滑仍需较长时间。实际上,以活跃油井去化计算,美国原油产量或下降200万-300万桶,即便叠加OPEC+的减产努力,仍旧难以对冲需求阶段性下滑2000万-2500万桶/日带来的负面影响。此外,目前疫情仍处发酵期,美欧部分国家准备复工复产,但对需求端的提振将呈现滞后性。东海期货研究所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认为,未来一个月的油市需持谨慎悲观态度。

实际上,考虑到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将会在5月19日到期,届时疫情拐点若仍未出现,持有该合约的交易者又将再度面临“高成本展仓”和“实物交割”两难困境。因此,4月21日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出现大幅下滑并不难以理解。

短期内原油价格将继续探底下行

至于当天布伦特原油的暴跌,分析人士认为,暴跌没有缺席,只是迟到了。毕竟,目前全球油市的基本面不容乐观。如果供应过剩问题仍得不到解决,全球原油库存像美国那样爆满,布伦特原油期货也可能面临跌至负值的风险。

据钟美燕介绍,目前全球水上原油库存量已达到12.34亿桶,较过去4年均值10.26亿桶高出了20%。特别是全球原油浮仓更是创下历史新高,达到1.21亿桶,较过去4年均值0.727亿桶增加66%。

鉴于本轮原油价格暴跌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下需求的崩塌。据OPEC等相关机构预测,2020年全球的原油需求至少每日下降690万桶。虽然美国、印度等国目前已准备重启经济,但参考中国的情况,经济重启后,原油需求的恢复也需要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钟美燕表示,市场情况不容乐观,近期原油价格大概率继续探底下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风险无疑是巨大的。也正是因为如此,4月21日,上期所子公司上期能源特意发公告,要求各相关单位做好相应的风险防范工作。至于投资者,他们也建议要理性投资。

顾劲涛对此表示认同。实际上,在目前的情况下,投资者应继续观望。至于中长期,投资者可以考虑逢低轻仓持有流动性较好的原油期货远月多单,一方面可以等待价格回归,另一方面也可以规避高昂的换月成本。

“负油价”加大美国油气企业破产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油气企业将面临巨大的破产风险。

据了解,页岩油革命以来,得益于美国融资渠道多,融资成本相对低、周期短等情况,美国油气公司习惯了游走于“破产”边缘的高负债生产模式。然而,在本轮油价大跌中,其长期看重产量、忽视投资回报的问题暴露无遗。

特别是在疫情导致全球石油供应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如果说美国油气公司在3月份更多是通过削减成本开支、减少活跃钻机数量和暂停股票回购等手段来应对困局的话,今后一段时间可能会被迫“关井”来削减甚至完全停止原油生产。

据了解,美国二叠纪盆地至少在去年就曾出现过天然气价格降为负值的情形,当时主要是由于产量上升后,天然气管道设施不足。不同的是,油气企业还可以选择把没有价值的天然气直接放空燃烧以避免带来负担,但就地燃烧原油几乎不可能,因此石油公司的选项又少了一个。

至于“关井”,随着储油能力逐步被耗尽,原油从油田的出路被逐渐堵住,看似是油气企业完全陷入困境时最好的措施。但考虑到一旦如此操作,井下产能很大概率会被破坏,今后无法复用。因此市场在做这一选择时往往需要一定时间思考。

而这也是近期美国减产始终无法达成共识的原因之一。

巧合的是,4月21日,得克萨斯州最高能源监管机构铁路委员会(RRC)宣布将推迟就减产份额进行投票。究其原因,仍在于美国德州石油监管部门委员内部无法达成共识。

据了解,美国得州石油监管部门委员Sitton称,其倾向于减产石油100万桶/日,或减产20%,但Craddick委员仍然质疑减产的效果,称担忧面临长达数年的诉讼。

考虑到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是建立在资本市场不断向油气企业注资的基础之上,而页岩油气井快速衰减的特性决定了需要不断进行投入,一旦油气企业未能给投资者带来满意的回报,页岩油气企业很大程度上已经在股市和债市被投资者抛弃。这意味着,油气企业难以再从资本市场融资,这对页岩油气工业的持续发展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实际上,产量和营业收入下降以后,美国油气企业将面临现金流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势必会有不少企业破产。尤其是,在美国约1万家油气公司当中,大部分是中小型的独立油气企业,通常来说,这些规模小的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可能会有数百家中小油气企业破产,也将成为最明显的并购目标。

据研究机构BW Research Partnership对美国劳工部数据的分析和对大约3万家能源公司的调查,3月份钻探和炼油行业累计减少51000个就业岗位,随着油价的暴跌,这一9%的降幅可能还会扩大。一些分析师表示,该行业的失业率可能在2020年第一季度达到30%甚至更高。

除特朗普外,OPEC对于近期油价的大跌也十分关注。当日,沙特内阁表示,沙特与俄罗斯将在未来几年里实施减产;沙特密切关注市场情况,并准备与OPEC+成员一道采取额外措施外。

此外,OPEC还召开了部长级电话会议,探讨石油危机问题。虽然会议后的声明未曾提到任何新的政策,但会议期间有消息称,会议评估了当前市场的形势,而各国石油部长们也重申了削减石油产量的承诺。不过,有两名消息人士称,本次会议中,沙特阿拉伯、特威特和阿联酋并未参与周二的电话会议。

责任编辑:

本文链接:https://www.hflol.net/finance/289465.html

此新闻为好伐咯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qq978724145删除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美食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