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比水便宜之后,新能源车还卖得动么?

“起初,没有人在意这一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这是影片《流浪地球》的开篇,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之下,人类带领着地球开启一次逃亡的旅途。2020年,洪水、山洪、瘟疫接踵而至,特别是新冠病毒更是席卷全球,人们开始再一次思索 与自然的关系。

首当其冲的便是气候变暖,从最早的《京都议定书》到《巴黎协定》,各国在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问题上,可以说是耗尽苦工。特别是自大众排放门事件以来,针对汽车行业的标准便愈发严苛。

几乎所有的巨头都在近年开始了大象转身般的新能源转型,一致投向电动化的怀抱。在中国市场上,为了推动电动化进程更是提供了及其优惠的政策,这种搭台唱戏的操作也让不少资本入局新能源汽车市场。

尽管如此,新能源汽车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水比油贵

长期以来支持国内消费者购买新能源车的理由只有两条:一条是限购和限行,还有一条便是油价高企以及持续上涨的预期。

因为疫情的关系,国内乘用车市场今年第一季度遭遇腰斩,汽车作为GDP贡献大户直接影响到生产总值的数据。不少城市已经开始逐渐开放限购,以上海为例自今年3月起到年底,上海将在原有年度计划基础上新增4万个非营业性客车牌照额度投放数量。

而另一条理由也已经开始无法支持消费者购买新能源车。

受美国石油市场供应严重过剩、合约即将到期以及得克萨斯州将决定是否减产等因素影响,纽约油价20日,收盘时罕见地跌入负值,跌幅超300%。根据美国原油期货交割制度,到期日未平仓的头寸将进行实物交割,买方需要寻找油库存储原油。

负37.63美元/桶的价格,与其说是油价,不如说是原油储存成本,也就是说,想要把原油当垃圾扔掉,也得每桶付出37.63美元,才有人愿意接手。

根据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国内油价紧盯国际原油价格,但是调控区间上限为每桶130美元,下限为每桶40美元,一旦国际原油价格低于40美元/桶,国内的成品油价格就不再下调。

进入2020年以来,国内成品油价格已经调整了3次,分别是2月1日、2月18日、3月17日,汽油价格累计下调1850元/吨,柴油价格累计下调1780元/吨,下降幅度非常大,但是自从3月17日之后,尽管国际油价一直在下降,国内的成品油价格却没有继续下调。

尽管如此,国内油价已然有着大幅度的下降。4月21日主要省市的汽柴油零售价格显示,大部分地区92号汽油的价格为5.5元/升,95号汽油的价格为5.85元/升;相比较前几年每升9元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别的商品价格在上涨,油价却一直在下降。

这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有分析认为,如果国际油价超过350美元/桶,汽油车将会被电动车彻底淘汰。但如果油价只维持在50美元/桶,那电动车的发展将会步履维艰,直到电池技术取得质的突破为止。

从现实来看,国内的新能源汽车确实也开始走向瓶颈。

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3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5.6万辆,同比下降49.2%,尽管下滑幅度有所收窄,但形式依旧不容乐观。值得注意的是,在新能源车销量排行榜中,特斯拉Model 3(参数|图片)以10,160辆的成绩稳居榜首,排在第二名的秦EV销量不及其一半,仅5,066辆。

这中间有疫情影响,而油价的滑坡也只是在近期刚刚开始,在未来没有高油价的顾虑,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欲望势必也将越来越小。

在几年之前,工信部就已然做出规划2020年新能源汽车产销要达到200万辆,如今第一季度已经过去,任务才完成了十分之一,与既定目标想去甚远,甚至是开起了倒车。

在一定程度而言,之前的新能源转型就是完全由政策支撑起来的产业,消费随着补贴一同下滑。

尽管如此,有业内人士依然认为,油价的下跌,只是推迟了新能源车的发展时间,但向前的大方向不会变。特别是对中国来说,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说,多种能源格局并存,摆脱对石油的单一依赖,战略上就算成功了。

从这一方面来看,丢出去的补贴不过是纸而已。

补贴几时休

无论市场多么糟糕,国家对于汽车产业新能源转型是写在纸上的。

在整体市场环境大幅度下滑的境况下,救市呼声此起彼伏,而等来的政策不免让大部分人失望,从指导意见到实施意见,再到通知、决定,复苏汽车行业的信号格外强烈。针对疫情影响,来自顶层设计的最高指示把重心放在了新能源上。

4月23日,财政部正式下发《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称,将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期限延长至2022年底。2020年补贴标准不退坡,2021-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并且大幅平缓了补贴退坡力度和节奏。

此外,与以往每年都大幅提高技术标准相比,今年将保持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等技术指标不作调整。未来还将加大新能源汽车政府采购力度,进一步推动落实新能源汽车免限购、免限行、路权等支持政策。

业内专家表示,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延长和补贴标准进一步精准化,将有效推动汽车企业进一步提升产品和技术水平,同时刺激新能源汽车消费,提振消费者信心,推进汽车市场加速回暖。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补贴标准虽然没有退坡,但补贴政策的细节有所变化。其一,支持“车电分离”等新型商业模式发展,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为鼓励“换电”新型商业模式发展,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换电模式”车辆不受此规定。

这就意味着,特斯拉、理想汽车等企业旗下售价超过30万元的电动车无法享受补贴,而蔚来汽车由于因“换电模式”,还将继续享受2020年的补贴标准。

如此扶持,国家新能源转型的决心可见一斑。不论是弯道超车还是为了解决国内石油进口的问题,新能源汽车市场在政策的保护下,就像是盆栽的花朵,永远无法长成参天树。

新能源转型里的炮灰

因为政策、因为风向、因为大额补贴入局新能源的造车新势力们带着颠覆传统燃油车的梦想最终还是倒在了现实面前。

“未来3~5年,车企的关停并转、兼并重组将不再是新闻,大部分汽车品牌将被无情地淘汰,而90%的造车新势力将成为先烈。”如今看来,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在2018年对造车新势力们作出的预测正在逐渐被现实应验。只是,他还是稍微乐观了点。

作为新能源产业中的一支重要力量,造车新势力们正在加速搁浅。

4月22日,据媒体报道,拜腾汽车国内部分员工今年3月工资至今未发放,公司核心管理层已经明确将降薪80%,并出资参与C轮融资。另外,拜腾在美将临时解雇数百名研发中心员工。

简单来说,就是拜腾没钱了。

在去年底对外发布了首款量产车型——M-Byte(参数|图片),公司称,M-Byte预计将于2020年年中在中国上市,2020年下半年开启欧洲市场的预定,2021年第三季度在美国和欧洲上市。如今马上就要五一也不知道消费者们能否看到这款新车。

同样没钱的还有博郡,去年年底花了大价钱拿到资质后,博郡的薪资纠纷也开始加剧。今年2月份,有媒体曝出博郡汽车向员工发出告知书——“因公司股东南京博郡汽车意向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导致本公司资金枯竭,全体员工本月工资延期发放”。

而在本月,超200名从一汽夏利(参数|图片)去往博郡的员工向中纪委举报,一汽夏利与南京博郡混改过程中存在违纪违法,导致混改后新公司成立不到一个月就停摆,导致工厂停工,员工工资不能发放等等。

更早一些,2020年2月20日,前途汽车的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接连发出两则公告,内容大体是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不久后,又在3月份爆出拖欠员工工资事件,把前途汽车的经营问题全面公开化。

对此,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表示:“今后对采取极端行为的员工,坚决不允许给额外的政策倾斜,并应清除出我们的队伍”。据悉,前途汽车已将复工时间从3月中旬改为5月6日。

而陆群自己也在4月份正式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屡屡跳票的奇点,早就销声匿迹的游侠,“跑马圈地”没能成功的绿驰……我们不仅好奇最后谁会活到最后。

在新能源变革的这场时代大剧里,有人唱独角戏,有人扮鲶鱼,有人当(参数|图片)灰,而最吸引人的正是那无法预料的结局。

文/ ALTTT

本文链接:https://www.hflol.net/car/291292.html

此新闻为好伐咯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qq978724145删除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美食
  • 军事